兩人全速奔回Mini Cooper。

「陽菜小姐,妳留在這裡,有攝影團隊一群人在應該很安全。對方現在可能還沒發現抓錯人。」

獠發動車子。

「我也一起去。」陽菜鑽進副駕駛座,繫好安全帶。

「歹徒一定是慌亂中誤以為香小姐是我了。

至於綁架後是否發現抓錯人是另一回事…應該需要我去換回香小姐才是。」

「陽菜小姐…」

 

手機短訊鈴聲響起,陽菜讓獠看了匿名短訊:

東京灣三號倉庫,半小時內赴約,妳的替身在我手上。如果不想替身遭遇不測,不得報警。

「是吧…昨天吊燈砸落是很明顯的警告。我必須要親自上場把恐嚇者引誘出來。

不管大家是不是都沒認出香小姐是我的替身,恐嚇者知道那個人不是我。

對方要的是公開的引退,任何形式的作弊他都不會接受。我不想逃避了,我要知道是不是…」

陽菜一臉痛苦的模樣。

 

「妳知道恐嚇者是誰了吧。」

陽菜猛然轉頭盯著獠。

「看來騙不了專家呢。冴羽先生什麼時候發現的?」

「昨晚陽菜小姐洗澡時,我和香在廚房,那傢伙順口提到罷了……桑田小姐目睹了整場意外的發生。

正常來說,桑田小姐當時不應該在場外,而是在後台準備之後閉幕相關的活動。

要看到意外發生,一定要在前台,後台不管從哪個角度都是視線死角。

她應該是找了什麼方法蒙混出來,在場外算準時機,讓吊燈能準確砸在小嶋陽菜的站位。」

「還有呢?」

「從沒有成員與工作人員發現香是冒牌陽菜這點就可以知道,桑田小姐說公司很關切這件事,

甚至還請她找方法解決都是謊言。一方面告訴妳她私下已告知上層,但要妳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模樣,

一方面又告訴我們是公司派她找保鑣解決問題…實際上這一切都是桑田小姐自導自演。

再者,香告訴我今天要再去拜訪桑田小姐解決恐嚇案。

但委託人,也就是妳,卻在昨天就直接到我們家接受保護,經紀人與委託人之間的關係…疑雲重重呢。」

 

「我在看到新聞快報時就開始覺得不對勁了…不瞞你說,昨天傍晚我是臨時起意決心找你們的。

這當然是很冒險的行為,委託人與經紀人搶時間找保鑣呢。」陽菜微笑。

「最初收到信時是打算跟上層說的,但桑田小姐主動關心,頻頻詢問最近是否遇到煩心的事。

在那種情況下,很自然地就全部告訴經紀人…」陽菜看著窗外回憶道。

「桑田小姐認為絕對不能報警,而且跟上層最好也不要特別反映。後來慢慢地變成不能出門工作,不能露面…」

 

 

「陽菜小姐…有什麼把柄被抓住了吧。」

陽菜猛然轉過頭。

「你發現了什麼?」

「不,詳細情形我並不清楚。

但桑田小姐在第一次會面時,曾經提到恐嚇者曾經在信上威脅妳,如果不照做就要公開爆炸性的秘密。」

「果然是這樣嗎…」陽菜微微嘆了口氣說道。「冴羽先生知道香小姐的心意吧!」

「啊?香那傢伙的心意?這個跟恐嚇沒有…」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自由自在的順著自己的願望傳達心意啊,冴羽先生!

有時候不得不將愛戀隱藏在心底,因為放手一搏的代價太高…」

陽菜垂下了視線。

「身為偶像,戀愛是不被允許的…戀愛本身沒有錯,但偶像的戀愛與粉絲的期待是衝突的,

為了一段感情躲躲藏藏,戀愛成為了骯髒的過錯……」

 

「如果知道了香小姐的心意,為什麼不願意回應她?你是喜歡香小姐的吧!」

「我對那傢伙才沒有…一定是妳搞錯了…哈哈哈…」

「連否認的話都一模一樣呢。總之,你應該已經猜到,有人掌握了我戀愛的證據,

大概是希望藉此恐嚇,讓我知難而退淡出演藝圈…一開始我不以為意,但漸漸地恐嚇信開始附上照片,

照片上的我與對方親密的舉動,對粉絲來說無疑是殘酷的背叛吧。

用這種方法終止偶像生涯可以說是很快速呢。」陽菜淺笑。

「說不害怕是騙人的。這麼親密的照片到底是怎麼拿到的呢?誰掌握了我的私密資訊?

我開始警戒起來,實際上從上週開始我就居無定所,斷了與所有人的聯絡,

在不同家24小時網咖或商店打發時間,走一步算一步。」

「開始懷疑桑田小姐嗎?」

「開始起疑心是在照片跟著信出現的時候,以及後期的恐嚇信出現的我和他之間的親密對話…

無法不往這方面猜想…但她是我的經紀人啊!這種感覺就像赤裸裸被丟在街上,想逃卻無處可逃…」

「至少妳還是逃出來了呢。My Pace是不允許自己坐以待斃吧?

就算是這麼柔弱美人系代表的陽菜小姐,在關鍵時刻也是很堅強的呢。」獠微笑。

 

「冴羽先生…」

「陽菜小姐…」

特殊的情愫似乎為空氣加溫。

 

 

「冴羽先生…將這份溫柔毫不保留的呈現給香小姐吧!不要再逃避內心對香小姐的愛情,回應她的心意吧!」

行駛路線突然一陣顛簸。

「嗯…啊?!不是啊~~~陽菜小姐~~這其中一定有誤會~~~」

 

 

 

殺手界的第一,面對感情時卻像個少年呢,陽菜心裡想著,閉上了眼睛。

 

 

創作者介紹

Forever City Hunter

cityhunter19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