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灣-三號倉庫


「害怕嗎?」兩人下車,獠看著陽菜問道。

「不可能不害怕啊。從昨天的意外就可以知道,不對我恨之入骨是不可能做出那件事的…

除了我,還有其他團員的生命啊。但我不能…不能不知道為什麼她要這樣做。我要知道真相。」

陽菜望進獠的眼裡。

「那麼,走吧!」

 

 

兩人走進倉庫,四處無人。

四周皆無一點聲響,陽菜跟鞋踩在地上發出的聲響清楚迴盪著。

濃厚的汽油味瀰漫在空氣中。

 

走到倉庫中段時,天花板飄下了照片…滿天飛舞的照片像落葉般飄下。

一張照片落在陽菜張開的手掌上,果然是陽菜被偷拍的親密照片。

「終於還是來了,小嶋。看來美人系也不是那麼懦弱無能啊。」

「真的是妳……為什麼這麼做,桑田小姐?」

「為什要談戀愛呢,小嶋小姐?身為當紅偶像,守護粉絲的心願不應該是妳們的首要任務嗎?

表面上一副甜美可人的模樣,實際上背叛粉絲,這樣做很痛快嗎?虛偽的女人…」

「妳把香小姐藏在哪裡?」陽菜迴避桑田小姐的問題。

「這時候又裝作關心其他人的模樣了,真讓人想吐。哪個模樣是真正的妳?或是妳根本沒有真正的面貌?」

「為什麼…桑田小姐又何時在我面前展現過真正的面貌?那些關懷、安慰…」

「蠢女人,看來叫妳天然系還太客氣,根本就是白癡。為了讓妳對我放心,施展幾招就讓妳完全卸下心防…

對男人也是這樣吧,才會這樣輕易就被人抓到證據。」

「為什麼要這樣做…談戀愛的危險,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也有隨時被發現的心理準備…

但為什麼,那場意外可能傷到其他成員啊!為什麼可以不顧其他成員的性命?到底為什麼這麼恨我?」

 

「最喜歡藤君了…為了你有放棄一切的覺悟…藤君不是因為我的外表愛我吧?

如果哪天我不當偶像了,藤君也會這樣愛我嗎?」

桑田小姐尖起嗓子模仿陽菜甜膩的嗓音,在廣大的倉庫內迴響著,令人不寒而慄。

 

「妳一直以為我是平凡無奇,人生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規劃小嶋陽菜行程的經紀人吧?

不是的…我也有…也懷抱過當偶像的夢。」

陽菜驚訝地看著桑田小姐。

「高中開始,外表普通的我參加了這麼多選拔,每次報名都是失敗。

但當年的我還是懷抱著夢想,什麼工作都接受,只要和演藝圈有關都試了又試,一路兼差、打工…

等我發覺時,已經開始當起經紀人了。諷刺的是我當不成明星,在推動藝人方面卻很有天賦…」

 


「離偶像只有一步之遙,卻是跨不過的鴻溝呢,小嶋小姐。

就算出現在妳背後,大眾看到的也只是一個臃腫、蒼白的影子,誰會看到我的面貌…

或是說,誰會注意我的面貌?在妳身後的我,充其量只是無臉女呢。

小嶋陽菜…就算私底下驕縱任性也沒關係。

只要出現在螢光幕前露出可愛的笑容,露出性感身材,大家都會被迷得神魂顛倒…

這些我都能夠忍受,身為平庸女人的過錯我已經承擔了一輩子!但是當阿光…連我視為生命的阿光都…」

 

 

「…藤君?妳和藤君是…」

「現在好不容易小有起步的阿光,是我栽培出來的!」桑田小姐大笑。

「妳以為當初那些上節目逗得妳呵呵大笑的梗是怎麼來的?是我想出來的!

阿光最初的經紀人就是我…我們同時也是情人。

這一生跟偶像注定無緣了,但至少我可以成就阿光…最初我也是個笨蛋,為了這個男人…

為了愛情,竟懷抱著聖母般的想法!

靠著那些我絞盡腦汁想出來的點子、拼命向公司推薦、無所不用其極推他一把,阿光竟然真的開始大放異彩,

連男女特攻隊這種節目都能接到通告…要是沒有我,他現在能當上什麼狗屁搞笑藝人?

他還能常常受邀到當紅節目和妳錄影?不知羞恥的男人!」

 

 

桑田小姐深呼吸。

「阿光和我就這樣完了。攤牌的時候我連死的決心都有了,但還是留不住他。

也幸好我尋死的意志不夠堅定…死的人為什麼是我呢?該死的人不是我……」

桑田小姐看起來已經沉浸在自己的回憶裡。

「我拿這些年積攢的錢去整形,妳以為我會把自己整得美麗一點嗎?改變我平凡無奇的樣貌和妳一較高下?

小嶋小姐,這樣想的話妳就太把我瞧扁了…我只在最低限度上改變了自己的容貌,只要認不出來就好了。

看到妳那張美麗的臉,妳以為我會羨慕、忌妒?」桑田小姐笑了。「看到妳的臉,我只想吐。」

「藤君…妳把藤君…不會的…」

「現在還有心情管阿光的死活嗎,小嶋陽菜?先擔心妳自己吧…現在過來這邊…男人留在原地不准過來。」

 

 

「妳把阿香藏在哪裡?」進入倉庫後獠第一次開口。

「啊呀,我還以為你跟阿光是同樣類型的男人呢?冴羽先生。

不是看到美女就頭昏腦脹,上半身下半身都不受控制了嗎?有美女相伴,

默默愛著你的香小姐是死是活,對你來說又有什麼意義呢?」

桑田小姐冷笑。

「阿香與我的關係,輪不到妳來評論。」獠靜靜地開口,邊走向桑田小姐聲音發出的方向。

「不准過來!好色的男人還敢用這樣冠冕堂皇的口氣對我說話,簡直噁心透頂。」

桑田小姐話畢,突然間倉庫火光四起,在倉庫盡頭,桑田小姐終於從陰影處現身,一身黑衣裝扮。

 

 

火焰從她腳邊延伸,一路爬行至整個倉庫。

 

 

「阿香在哪裡?」

獠邊說邊繼續向前走,似乎完全不理會四周以驚人速度上升的熱度。

「你如果不在乎委託人的死活就儘管過來吧。這間倉庫都是易燃物,要熄滅已經來不及了。

我本來的打算就是所有人一起葬身此處…和身處東京灣深處的阿光相伴吧…」

「藤君…妳果然殺了藤君…」陽菜哭道,頹然跪坐在地。

「陽菜小姐,快走!」獠回頭奔向陽菜。

「不行啊!香小姐…我們還沒找到香小姐……況且桑田小姐也還在裡頭啊!」

陽菜抬頭看著獠,滿臉淚痕。

濃煙開始竄起,四周因為火光與煙霧忽明忽暗,陽菜幾乎看不見獠的臉。

「快走!我會把她們帶出來!」

「冴羽先生!」

獠脫下外套蓋在陽菜的身上。

「保護委託人是城市獵人的責任,香也不願意妳死在這裡的。我一定會把香帶出來。」

陽菜勉強自己站了起來。

「冴羽先生…一定要把香小姐帶出來…」

獠看著陽菜。

「少了那傢伙,城市獵人就要解散了。開什麼玩笑,我才不會讓那傢伙拆我的台…」

陽菜點點頭,看了獠最後一眼,轉身跑向大門。
 

 

 

 

創作者介紹

Forever City Hunter

cityhunter19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