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小姐,妳終究還是比我更幸福一些…妳的真心畢竟還有回報…」

桑田小姐似乎一開始就沒有打算逃跑的意思,半倚著牆喃喃自語。

「與其在這裡等死,不如活著離開,去外面尋找能看到妳內心的人。」

「你…你回來這裡幹什麼?」

「我答應陽菜小姐要帶妳出去。」

「你這個笨蛋,我把香小姐綁架到這一起陪葬,你居然還想救我?」

「香不在這間倉庫裡。快走!」

「你…你怎麼知…道…香小姐…」

桑田小姐吸入太多濃煙,意識已經逐漸模糊。

 

 

 

在失去意識前,

桑田小姐彷彿看見當年還默默無名時的阿光笑著朝她跑來,

手裡拿著第二天要錄製節目的腳本,還有他們都愛喝的冰拿鐵。

那是兩人還常在傍晚開車到東京灣看海的日子。

 

 

 

就讓那些日子埋葬在東京灣吧…

        

 

 

「冴羽先生!桑田小姐!」陽菜跑向從火場煙霧中現身的獠。

「我們沒事。後車廂有水,先把水拿過來。」獠簡短地說。

從火場逃生,連獠也精疲力竭,無力多加解釋。

陽菜幫忙攙扶暫時陷入昏迷狀態的桑田小姐。

「我已經打電話報警了…消防車馬上就會過來。我立刻開車載你們去醫院。

但…香小姐…香小姐不在裡面嗎?」陽菜的聲音因為恐懼而縮小了。

「香應該在這附近不遠,估計在桑田小姐開來的車子裡。妳認得出她的車子嗎?不行的話拿著這個…」

獠從口袋拿出一個像是小盒子的東西。

「這是?」

「隨身攜帶型接收器。香今天戴的項鍊會發出信號,如果距離夠近可以感測到。」

獠說完閉上眼睛,不再開口。

習慣了獠的嬉皮笑臉,看著獠從地獄歸來精疲力竭,無法動彈的模樣,陽菜心中一陣愧疚。

「我一定會找到香小姐。」

陽菜點頭,抓起小盒子便沿著附近跑起來。

 

 


原來當時就算桑田小姐警告冴羽先生不准前進,冴羽先生仍然堅持往前走,

是為了在距離內探測香小姐在不在倉庫內…

突然間陽菜一驚。

 

「他早就知道香小姐不在倉庫內!他是為了我…我說…要救出桑田小姐…而回去火場深處的…」

 

 

陽菜拭去忍不住滑落臉龐的淚水,加緊腳步找尋香的下落。

 

 


 

創作者介紹

Forever City Hunter

cityhunter19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