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毒水的味道…令人不快。遠方有輪子喀啦喀拉經過的聲音。

人聲喧鬧…又安靜下來。

我在哪裡?必須快點起身確認環境…身體…動彈不得…

身邊有一絲令人安心的香味…是香的味道嗎?

那麼,這裡應該是安全的地方吧。

 


當獠再張開眼時,對上的是香憂心忡忡的雙眼。

「香…妳沒事吧?」

「大笨蛋!你都被嗆昏過去了,醒來居然還問我有沒有事!」

香嗚咽一聲,猛然抱住獠的脖子。

「啊呀、啊呀…好疼啊…」

「對不起!看到你終於醒來…」香突然轉過身去,肩膀不停顫抖。

「呀~這次吸的量過多了,以後菸要減量呢,俗話說過多的菸也是毒藥…」

「大笨蛋!」香轉過身,再次緊緊抱住獠。

 

 

陽菜手裡拿著一大束慰問花束站在病房外久久凝視著,最後好像下定決心一般,轉身離開。

 

 

 

 

陽菜走進另一間病房。

「妳醒了…桑田小姐。」

「小嶋…妳來幹什麼。」桑田小姐也從昏迷狀態甦醒。她別過頭,不願意看向陽菜。

「想告訴妳冴羽先生還活著,他把妳從火場救出來,我想妳應該要知道這件事。」

「愛逞強的男人。」桑田小姐只說了這句。

「桑田小姐…妳真的…殺了藤君嗎?」

「阿光沒有死。」

「但是…」

「那種男人根本不值得。

他有一些見不得人的骯髒秘密,我把這些證據備份後匿名寄給他,

警告他最好自己想清楚下一步要怎麼做才能得到諒解。

他可以搶在我用最糟糕的手段公布之前公開道歉。要死要活是他的選擇,與我再無關係……」

 

一陣靜默。

 

「我回憶中的阿光已經死在東京灣了,原本我打算…跟他一起…」

桑田小姐沒有說完最後一句話。

 

 

「雖然現在說了似乎為時已晚…」陽菜深吸一口氣後繼續說道,

「我並不認為桑田小姐只是我背後一抹蒼白的影子,我也不是妳以為的這麼光鮮亮麗。

我也會害怕,害怕大家喜歡的並不是真正的我,只是我戴上的虛假面具…」

「妳…」

「但是,看到香小姐和冴羽先生之後,我不再徬徨了。

一種面相也好,一百種面相也好,只要最真誠的一面能夠全然展露給心愛的人就足夠了。

桑田小姐愛著藤君,不,阿光的心,全心付出的愛,就是妳最完美的面貌。」

陽菜停頓片刻,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靜靜地離開了。

桑田小姐沒有回頭。

 

枕頭上爬滿了淚痕。

 


 

創作者介紹

Forever City Hunter

cityhunter19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