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

春寒料峭,天氣雖然回暖,迎面而來的夜風卻讓人感到微微一陣寒意。

 

 

深夜,新宿鬧區邊緣那幢獨棟大樓也像沉睡一般,

沒有一扇燈光的房子在夜色之下更顯孤寂。

 

 

一抹高挑纖瘦的剪影從大門口出現,

靜靜地推開門,再將門悄悄關上後上鎖。

從深夜的、沉睡的房子出現的女子,延著人行道往前走去。

 

連背影都訴說著她的寂寞。

 

 

 

 

香漫無目的地走,當回過神來時,已經走到離家約二十分鐘腳程的公園。

「怎麼走到這裡了

這個公園是香和獠偶爾會過來消磨時光的地方。

倆人偶爾會漫步到這個公園,外出走走的同時,

順便討論一些不適合被委託人聽到的情報。

「這裡真是隔開獠和委託人,順便談工作的好地方呢」香忍不住低語。

 

 

香信步走到兒童遊樂區的鞦韆上坐下,抬頭看著彎彎的月牙。

這些遊樂設施對香來說已略嫌窄小,但香仍堅持坐在小小的鞦韆上。

對香來說,鞦韆代表了安全感,小時候也常常在老家附近的公園玩鞦韆的,

還能依稀記得爸爸溫暖的手掌托著背,

安穩地將她拋向空中。

不管速度多快,爸爸的手掌都溫柔而堅定地在背後等著。

所以香一點都不害怕,只希望飛得再高、再高一點。

 

 

關於爸爸的印象幾乎都已經消失殆盡

盪鞦韆是最後稀微的記憶。

不,與其說是記憶,不如說是那令人安心的感覺。

高速向後落下的瞬間,一雙穩穩接住妳的手掌向前一推

於是又可以進行一次新的飛行。

爸爸去世後,香還是喜歡玩鞦韆。

推鞦韆的人變成了哥哥,像爸爸一樣,哥哥也有一雙寬闊的手掌。

繼續在香的笑聲與飛行中托著她小小的、纖瘦的背。

 

 

香沒有告訴過哥哥為什麼她小時候這麼喜歡盪鞦韆。

每次盪鞦韆,就想起了爸爸。

而哥哥就像爸爸一樣,永遠會在背後張開雙臂等著她。

香想著,為什麼我從來沒有告訴哥哥呢?

也許小時候的我,也害怕哥哥難過吧。

 

「好想念你哥哥。」

 

 

 

 

從回憶中回到現實,香想起了獠。

獠說要去刺探情報,又說什麼這次狀況特殊,不能帶著她一起去。

「什麼那棟山莊超級危險啊根本就是想趁機看看裡面有沒有美女,刺探情報順便夜襲吧。」

香雖然嘴裡這樣唸著,心裡畢竟還是忐忑。

雖然獠老是那副吊兒啷噹又討打的樣子,當他認真起來倒是很嚴肅,

任憑香說破了嘴,軟硬兼施,獠也沒改變他的決定。

「在家等著,天亮前我就會回來了。」

也許這次的工作真的特別危險吧。

 

 

「我當然也知道這種情況下幫不上什麼忙

要到什麼時候,我才能變成不扯後腿的搭檔呢?」

香悄悄地嘆了一口氣,從鞦韆上起身。

 

 

任隨自己無意識的步伐帶領,香漫步在公園中,繞了一圈又一圈。

沒有獠的房子,空間好像放大了百倍,連腳步聲都變成巨響。

怎麼樣都無法待在空蕩蕩的房子裡,香決定出來透透氣。

沒想到就算在公園,還是這樣放不下心。

越想越心煩,香在蹺蹺板停了腳步,隨意坐在傾倒的那端。

 

 

 

就像小孩子一樣呢,香邊想著邊覺得好笑起來。

缺席的彼端座位,明知道不會有人過來填補這份空缺,

卻無法壓抑內心小小的期待,希望那傢伙能夠現在就出現在眼前

也許這樣,心裡就不會這麼失落了。

「我在那傢伙心裡,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這個問題總是不時盤據腦袋,偶爾也想裝傻逃避,

但在這麼安靜的夜晚,就連內心也無處可躲。

是時候該面對了吧對他來說,我有沒有存在的意義?

那顆捉摸不定的心,讓愛他的衝動在天平的兩端搖擺。

一個屋簷下的兩人,親密也遙遠。

 

 

 

 

還想再更靠近一點再往前一點

內心同時出現一百個念頭,

每一個念頭都像蹺蹺板一樣在心底起起落落。

那麼,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讓兩人不再逃避彼此的心意?

 

 

 

 

一陣風吹來,香感覺一陣寒意,便將身上的針織外套拉攏些。

討厭啊出門前心神不寧的,隨便抓了一件外套就出來了。

但又是相同的季節呢,第一次遇見獠的、夜風還充滿涼意的季節。

還記得緊貼著那個可靠寬闊的背,在冷冽的夜風中讓人感到溫暖。

「就像哥哥保護著我,不會有事的

走在回程的路上,那晚的夜風也是這樣吹拂著。

 

 

 

 

原本沒有打算拍下第一張照片的,

莫名奇妙就跟著進行第一次的任務,

更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一股衝動,便接替了哥哥的工作,成為了獠的拍檔。

「看來是糊里糊塗就被他騙走了啊」香微微一笑。

「原本我是不打算認真的呀。」

 

 

 

 

香從蹺蹺板起身,看看錶,凌晨二時。

月牙又從雲層後探頭,影子在月光下被拉長了。

香追逐著自己的影子,就像跟自己跳舞一般。

在空蕩的公園,因為太寂寞而獨自喧鬧。

「明天早上就可以看見他站在門口嘻皮笑臉的模樣了。回家吧!」

雖然嘴裡這樣說,香卻又不自覺地走回鞦韆那兒,

坐在鞦韆上輕輕地前後搖擺。

該回家了吧?

卻又不願意回到孤身一人的房間等待天明。

 

 

 

 

「喂,找不到回家的路嗎?」

背後突然發出聲響。

香先是一驚,原本僵硬的肩膀瞬間放鬆下來。

「還是在等人接你回家?小男孩?」

「嗯,有人叫我在家裡等他回去呢。也不想想怎麼可能真的在家等一晚啊。」

「所以自己跑出來玩耍了啊?真是不乖的小唔。」

話還沒說完,獠已經被起身的香一轉身緊緊抱住。

「不是說天亮才會回來嗎?」

「呀任務好像比我想像中簡單呢,倒是回家沒看到妳,我才嚇一跳啊。」

「幹嘛?」香的臉埋在獠的胸口,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啊~我是怕妳沒事跑去錯誤的地方刺探情報,這樣就麻煩了。」

「哼,不過是不想我跟著去幫倒忙吧。」

香還是把臉埋在獠的胸膛,看不見她的表情,從聲音聽來倒是帶著埋怨。

「傻瓜。如果是這樣,也是我自己的問題

香偷偷把臉抬起來露出雙眼看著獠。獠帶著笑意的臉上新添了傷痕。

「臉受傷了啊!還有哪裡受傷?」

邊這樣說著,香一邊掙脫了獠的手臂一邊著急檢查著。

「沒事啊,是被莫名其妙的流彈波及,居然同時有三個槍法比妳還不行的人偷襲,

簡直就像看見三個香拿著槍亂揮呢,哈哈!」獠爽朗地大笑起來。

「大笨蛋!而且那三個人關我什麼事啊!」

香想裝出生氣的模樣,但聽了獠的理由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但一想到槍法不好,又聯想到自己經常扯後腿的行徑。

「如果我可以再堅強一點,今晚獠身邊就有助手了

又氣又愧,賭氣之下香又轉過身去坐回鞦韆上。

「怎麼了啊?」背後的獠,果然很疑惑的樣子。

「沒怎麼樣呀。」香輕輕地說。

 

 

 

一陣靜默。只有夜風吹拂的聲音在兩人之間迴繞。

突然之間香感覺背後一雙大掌托住她的背,然後使力往前一推。

「啊!」香小小驚呼一聲。

剎那間好像回到小時候,在老家的公園,

回到爸爸和哥哥站在背後推著她盪鞦韆的時候。

懷念的爸爸和哥哥,好像一瞬間回到了身邊。

閉上了眼睛,香邊盪鞦韆邊格格發出笑聲。

夜風拂過臉上的感覺非常涼爽,已經不感覺冷了。

 

 

 

「還要飛高一點!要在半空停五秒!多加把勁推啊!」

「沒事學什麼小孩子飛高一點啊。」

「我是在外閒蕩不想回家的小男孩啊,要玩到開心才回家哦!」

「真是的,為什麼我要帶回家的小男孩這麼麻煩啊

「嘻嘻!認真推啊!」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這段懸而未決的感情……

可能一切都是因為夜風的惡作劇吧。

 

 

 

 

極短篇-夜風的惡作劇 之卷(

 

 

 

 

註: 柏木由紀  <夜風の仕業>  收錄於團體FRENCH KISS 第一張單曲

創作者介紹

Forever City Hunter

cityhunter19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藍月
  • 好甜蜜好浪漫的故事!
    雪柔的文筆好唯美~ 好喜歡~
    如果原著中的香也敢這樣直接表達心意就好了
    (所以才有同人的出現嘛,哈哈!)
  • 看手機才知道藍月看過了XD

    謝謝藍月!我們要堅守純愛甜蜜路線!
    (但藍月一直在翻譯微18禁///)
    其實這篇的香也是不敢真的說出口
    但~我覺得感情在這段時期真的最美
    愛~請不要消逝~

    cityhunter1985 於 2016/12/07 17:11 回覆

  • 莎拉
  • 寫得真好啊~~很溫馨的小故事~

    話說我也有寫過純愛啊.............(哈哈哈!)
  • 莎拉=18禁代表

    哈哈哈哈哈
    說真的,情慾文學要寫得好不簡單
    (所以才稱莎拉是大神啊!)
    我也欣賞!但一談到城市獵人
    我腦中真的有防火牆
    想動筆也無從動起XD

    cityhunter1985 於 2016/12/07 18:48 回覆

  • 玲玲
  • 好暖的故事呀(今天天冷看最剛好了)
    看完故事後腦子浮出個問題。。。。
    香不是超怕鬼的嗎?如果獠不在家的話,
    〞整棟樓〞就只剩香不是超恐怖的嗎?(以我怕鬼的思考模式)
    難怪香半夜會在外閒晃~(這倒底是誤解了什麼)

    雪柔寫的真好~再期待新文(我會努力把上篇長文看完的,等我~)
  • 玲玲~~~盼妳盼得好苦啊~~~

    我覺得香平日應該也會有獨自待在大樓裡的時間
    畢竟就算漫畫完結時他們已經互表心意
    獠也不是能真的被完全約束的男人
    兩人會互留時間/空間給對方吧~
    (天天膩在一起也不是什麼好事XD)
    所以晚上獠出去喝酒,香應該不會干預
    只要時間到了記得回家就好(然後...當然...不能再在外面幹嘛了...)
    所以香應該是可以一個人待在房子裡的!
    至於出任務的話,當然就是要等他的門啦
    這個跟平常的情況又有點不同~

    不過以上...
    好像都是從我自己的角度出發來解讀的
    也許獠跟香互表心意後天天都黏在一起也說不定XDDDDDD

    cityhunter1985 於 2016/12/15 18: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